帕尔马足球队:“黑洞”照片引爆視覺中國版權爭議,網站關閉整改

閱讀量:742|2019.04.12

帕尔马破产 www.tvpjld.com.cn 首張“黑洞”圖片是如何被拍到的科普可能還沒有做完,圍繞著“黑洞”圖片的版權爭論已開始在線上演。誰也想不到,從4月10日晚上在朋友圈刷屏的“黑洞”竟然引爆了視覺中國的版權問題的討論。從昨天晚上8時左右,視覺中國官網時而無法打開,時而不能正常下載簽發圖片,截至昨晚10點50分,仍未恢復正常,對此視覺中國未做出回應。


事件

視覺中國有“黑洞”版權嗎?

4月10日晚間,全球六地同步直播發布首張黑洞照片事件被刷屏,這張由歐洲南方天文臺公布的首張黑洞照片引發了公眾的科普熱情,一些企業官微及網友個人甚至展開了“P圖”大賽。

但是,4月11日,視覺中國網站上出現了這張照片,并注明此圖如用于商業用途,請致電或咨詢客戶代表。這難免被大眾理解為一旦使用“黑洞”圖片就要付費給視覺中國。

隨后,中科院院士武向平表態稱:人類史上首張黑洞照片是由200多位科研人員組成的團隊完成的科研成果。一旦發布了,就是全世界可以使用的,媒體上也可以看見,只要標注是哪來的就可以。

北京青年報記者昨天下午發現,視覺中國網站上的“黑洞”圖片基本信息都發生了變化,原本的商業咨詢和電話不見了。

視覺中國官方微博則在4月11日下午發表聲明稱,“黑洞”照片屬于Event Horizon Telescope組織,視覺中國通過合作伙伴獲得編輯類使用授權。該圖片授權并非獨家,其他媒體和圖片機構也獲得了授權。但是該圖片根據版權人要求只能用于新聞編輯傳播使用,未經許可不能作為商業類使用。商業使用一般包括廣告、促銷等使用場景,視覺中國并未獲得該圖片商業用途的權利。

不過,“黑洞”照片事件爆發的時間點比較微妙。據了解,視覺中國4月12日會有3.88億股限售股上市流通,占公司總股本比例的55.39%。以昨日收盤價28元/股算,解禁市值逾百億元。截至北青報記者發稿時,視覺中國暫未就上述解禁情況發表公告。


發酵

國徽、國旗版權也屬@視覺中國

雖然視覺中國發布了對“黑洞”圖片的聲明,但是這一風波并沒有就此停息。

就在證明了視覺中國并不是“黑洞”圖片版權人后,更多的網友開始了“捉蟲”作業。不少企業的官方微博發布視覺中國網站的截圖,上面被聲明了“版權”的圖片都是自己企業的LOGO(徽標或商標),這其中包括蘇寧、海爾、百度、360、新浪、聯想及貴州茅臺。NSR雜志發現自己的雜志封面也成為視覺中國的“版權所有”,同樣被列入版權聲明的還有一眾老一輩革命家的早年照片以及多家博物館的建筑外觀。

如果說對于這些圖片視覺中國還能以照片創作為理由聲明版權的話,團中央官微4月11日下午發布的兩張截圖則讓視覺中國辯無可辯。

這兩張分別是在視覺中國網站上提供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旗和國徽圖案的截屏。上述截屏中帶有“版權所有:視覺中國”的版權聲明以及如用于商業用途的咨詢電話。團中央官微表示:“國旗、國徽的版權也是貴公司的?”并@視覺中國影像。

北青報記者注意到,在共青團中央貼出的截屏中可以看到,國徽一圖的價格提示中表示,用于內文(報紙、網站、雜志內容)不低于150元,整版跨頁不低于500元,雜志封面不低于1000元。

對于此事,北青報記者致電視覺中國客服電話,對方表示,對于國旗、國徽一事,稍后將有專人回復。不過,北青報記者登錄視覺中國網站發現,國旗、國徽圖案已經在該網站“無法找到”,疑似被網站刪除。

4月11日傍晚,視覺中國通過官方微博聲明,對網友舉報的視覺中國網站關于國旗、國徽等不合規圖片,經查該圖片由視覺中國簽約供稿人提供,視覺中國作為平臺方負有審核不嚴的責任,為此深表歉意。視覺中國已對不合規圖片做了下線處理,并將根據相關法律法規持續性地加強審核,避免類似情況發生。


源頭

視覺中國維權方式受質疑

事實上,引爆網友聲討情緒的主要是因為圖片背后的公司——視覺中國。

公開資料顯示,視覺中國是一家以“視覺內容”為核心的互聯網科技文創公司, 2014年成功在A股上市。有分析人士總結視覺中國的商業模式——從作者處獲得版權再銷售獲利。而在維護這一商業模式時,視覺中國的做法受到質疑。

對很多剛剛進入自媒體行業的人來說,都會得到前輩一句教導——網上搜圖的時候一定要看看有沒有視覺中國的水印。一旦用了視覺中國的圖片,視覺中國都只接受“賠償”而不是刪圖道歉。

去年,以翻譯外網文章為主營的“煎蛋網”創始人Sein在網站上發布文章《被視覺中國索賠圖片版權,很難受》,在文章中Sein表示收到了視覺中國的“索賠”郵件,稱被要求賠償25萬人民幣(整體打包優惠)。經sein檢查后,發現視覺中國是getty images圖庫的中國代理公司,而煎蛋網所翻譯的部分外網文章所自配的圖片便是來自于getty images圖庫,煎蛋網在翻譯轉載的過程中直接使用了原外網文章中的圖片,構成侵權。

而此次的“黑洞”圖片也有異曲同工之處。在該圖片真正的版權方歐洲南方天文臺(ESO)官網上,使用該圖片只需要注明圖片來源便可自由使用,無關商業或非商業,即使是在該作品的基礎上進行創作。但是,視覺中國仍舊宣稱該圖片如果用于商業用途存在風險。


行業觀察

視覺中國是合理維權還是釣魚勒索?

北青報記者了解到,視覺中國2017年年報中顯示,視覺中國公司自行研發了鷹眼(圖像版權網絡追蹤系統),能夠追蹤到公司擁有的圖片在網絡上的使用情況。這套系統能自動抓取互聯網上有圖片侵權的公司,甚至可以篩選企業微博賬號。

有網友在網上表示,視覺中國圖片通過各類渠道散布在網上,部分渠道并沒有聲明版權,“踩雷”變得很容易,這也讓視覺中國的“維權”頗有“釣魚執法”傾向。另外也有網友稱,何時收到視覺中國的律師函,取決于使用了多少圖片,總是需要“養肥”了再收割。

對于“濫用維權、漫天要價”,視覺中國創始人柴繼軍4月11日則表示,因為未經授權使用圖片的現象非常嚴重,很少自媒體會主動得到合理授權。視覺中國的圖片都是攝影師上傳的,視覺中國是在維護攝影師的權益。實際上,到視覺中國這里來獲得授權并不是特別高的價格,但是如果經訴訟途徑,就需要更多的費用。圖片產業在國內太初級,自媒體也需要逐漸培養起圖片版權意識?!按映ぴ獨純?,視覺中國不可能去‘敲詐勒索’。我們是一個商業公司,你跟我合作簽署合同,我給你提供優質服務,僅此而已?!?/span>

北青報記者查詢中國裁判文書網發現,關于視覺中國告侵權糾紛的案件中,有不少案件被駁回。被駁回焦點往往集中在公司對案涉圖片是否擁有著作權,被控侵權行為是否發生在公司的授權許可期限內,以及被告方是否構成侵權。

文章來源:北京青年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