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尔马效应:“杜康”20年之爭:白水杜康致歉 商標價值早已縮水

閱讀量:1073|2019.07.24

帕尔马破产 www.tvpjld.com.cn “杜康牌”商標爭執了20多年,23日,《法制日報》發布一則致歉聲明稱,陜西白水杜康因散發不良文章詆毀河南洛陽杜康而致歉。


杜康發表聲明

聲明原文 來源:法制日報截圖


  聲明稱,陜西白水杜康在與洛陽杜康侵害商標權糾紛案件中,于2017年7月至2018年5月在互聯網上發布了15篇文章,對民事糾紛缺乏理性對 待,對上述文章內容的客觀性、真實性、合法性未審慎核實,給洛陽杜康控股有限公司及其實際控制人的商業信譽、名譽造成了損害,產生了不良社會影響。


  因此陜西白水杜康向洛陽杜康及其實際控制人賠禮道歉、承認錯誤,請廣大新聞媒體、網民朋友對上述文章采取屏蔽措施,并不要對外傳播、轉發,以免造成不良影響擴大及其他不必要的法律后果。

  媒體注意到,“杜康牌”商標之爭由來已久,可以追溯到20多年前。這些年來,兩家之間的侵權訴訟更是一個接一個地出現。


  上世紀70年代,伊川杜康、汝陽杜康、白水杜康成立,生產杜康酒。


  1981年,三家酒廠同時提出商標注冊申請。在多個政府部門協調下,伊川杜康注冊“杜康”商標,汝陽杜康和白水杜康共同使用。


  1992年,“杜康”商標進入續展期,三家企業再因商標問題起爭端,在相關部門協調下依舊未能解決問題。


  1996年12月,經白水杜康申請,商標局核準其“白水杜康”商標。


  2009年,伊川杜康和汝陽杜康合并,同屬于洛陽杜康旗下,“杜康”商標歸洛陽 杜康使用。


  2012年,白水杜康注冊了“白水杜康”商標,因其商標形狀與已注冊過的“杜康牌”商標太過類似而未通過。洛陽杜康由此向監管機構舉報白水杜康的商標侵權行為并將其告上法庭。


  2016年,白水杜康在渭南中院起訴洛陽杜康商業詆毀,陜西高院對該案做出二審判決,支持了白水杜康的該項訴求。洛陽杜康不服判決,準備申訴。


  2016年,天津、北京等地主管部門,以當地企業銷售突出使用“杜康”的白水杜康白酒,侵犯商標專用權,做出《責令改正通知書》。


  2016年5月,洛陽杜康訴白水杜康侵權。洛陽中院一審判決白水杜康停止生產、銷售侵犯“杜康”商標專用權商品的行為等。


  2017年9月,洛陽杜康擬在天津起訴白水杜康商標侵權。


  2018年3月,洛陽杜康訴白水杜康商標侵權及不正當競爭案,經天津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完結,天津中院判決:駁回原告洛陽杜康控股有限公司的全部訴訟請求,白水杜康勝訴。


商標注冊


  2018年4月16日,河南高院的終審判決對白水杜康的上訴訴求均不予以支持,并賠償洛陽杜康1500萬元。這才使商標之爭有了伯仲之分。


  然而,持續20余年的“杜康牌”之爭,卻只帶來了“兩敗俱傷”的結果。


  公開資料顯示,洛陽杜康于2008年9月在新加坡證券交易所主板掛牌交易,并于2011年3月在中國臺灣地區證券交易所發行臺灣存托憑證上市,成為中國白酒首家海外上市的企業。


  2016年,杜康牌白酒系列共為洛陽杜康帶來約8.7億元收入,其2016財年雖然毛利和毛利率同比增加,但仍然虧損。


  “杜康牌”商標的市值從鼎盛時的50億元一度縮水到最低時的1個億。白酒營銷專家、北京卓鵬戰略創始人田卓鵬曾對媒體表示,白水杜康和洛陽杜康之爭,是由歷史原因造成的。


  “就像同仁堂、雷允上一樣,同時有好幾個企業都用同一個品牌。而兩個杜康的銷售路徑、戰略定位也不太一樣,洛陽杜康是占據中部省份進而開拓全國 市場,白水杜康是在陜西本地銷售比較多,有望成為區域性龍頭企業。建議兩家企業擱置爭議,抓住目前白酒行業復蘇的大好機會,努力把銷售額做上去,這才是根本?!碧鎰顆羲?。


  不過,此次道歉聲明還另有玄機。


  據《中國酒業》雜志微信公眾號7月23日報道,查閱該一年多前案件的終審判決書中,并無要求被告白水杜康公開在媒體上致歉、或消除輿論影響的裁 決條款。這也就是說此次聲明,并非為商標案的后續判決履行。同時,也未從公開信息中發現河南洛陽杜康針對陜西白水杜康發起商業詆毀訴訟。


  上述報道引述知識產權專家的分析稱,在國內法律專業媒體發布該類《致歉聲明》,不大可能是出于主動的商業炒作目的,更大的可能是以此為條件,雙方就其它方面的糾紛達成進一步和解。



       來源:中新經緯